第164章 侮辱尸体罪_神探:睁开双眼,我被铐在审讯室
笔趣阁 > 神探:睁开双眼,我被铐在审讯室 > 第164章 侮辱尸体罪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64章 侮辱尸体罪

  第164章侮辱尸体罪

  “他在家里没喝酒。”

  听到这个结果,陈益和刘所长相互对视了一眼,后者开口:“和朋友喝酒的时候出事的吧?我叫人打听一下王福江的朋友?”

  派出所虽然没有刑事案件的立案权,但协助刑侦支队调查还是没问题的。

  陈益也觉得这里毕竟是对方的辖区,问起来比较方便,于是点头道:“行,那辛苦刘所了。”

  刘所长:“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。”

  说完,他扭头喊道:“那个谁!过来过来!”

  两名民警听到,赶紧跑着赶了过来。

  “陈副支,刘所。”

  刘所长:“小李啊,死者叫王福江,你带人去打听一下,看看他昨天晚上离开家后,去找谁喝的酒。”

  小李立正:“是!刘所!”

  眼见陈益掐灭了手中的香烟,刘所长掏出烟盒,又递了一根过去。

  陈益见状连忙婉拒:“不来了不来了,我烟瘾没那么大。”

  “刘所,你也得少抽点啊。”

  刘所长笑呵呵道:“几十年了,习惯了。”

  随即,他收敛笑容看向法医工作的位置,说道:“很长时间没有遇到过死因不明的尸体了,希望不是命案吧。”

  死人很正常,但杀人可就不正常了。

  他常年工作在偏远的乡镇里,说实话鸡毛蒜皮的事情很多,有些镇民和村民闲着没事就喜欢报警,连偶尔吵个架都能闹到派出所。

  但重大刑案就很少了,很长时间也碰不到一次,更别说是命案。

  陈益没有说话。

  是不是命案,还要看法医的尸检结果以及后续的调查结果。

  很快,初步尸检已经结束,暂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,需要送回局里进行解剖,重点检查血液药物残留和胃溶物。

  家属情绪有些崩溃,嚷嚷着要一起去。

  情理之中,正好到了市局可以在确认书上签字,若是拒绝解剖的话,那就只能老刑警上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。

  有些家属想法比较传统,讲究尸体完完整整入土为安,接受不了开膛破肚。

  这很正常。

  当刑事勘察车离开之后,围观的人也渐渐散去,但还有相当一部分人驻足停留,议论纷纷。

  这种事情,可能一辈子也遇不到一次。

  陈益等人没有回市局,而是跟随刘所长去了派出所,此时江晓欣正在利用所里的电脑系统排查监控。

  抛尸现场虽然是在荒郊野外,但从三轮车行驶的方向看,是要从乡镇主路拐进去的。

  除非,在中途刻意改变方向,在村里进行了绕路。

  那就要看抛尸者有没有那么聪明了。

  等待尸检和走访结果的过程中,陈益几人坐在了江晓欣身后,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监控画面。

  一共三个路口,两个小路口,一个大十字路口。

  画面快进。

  十点。

  十点十分。

  十点半。

  十一点。

  十二点。

  当时间来到十二点五分的时候,一辆三轮车出现在了监控画面内,江晓欣立即正常速度播放。

  可以很清楚的看到,三轮车后斗内,躺着一个人。

  更明显的特征就看不太清了。

  三轮车刚刚进入监控,很快拐进了一条小路,那正是通往抛尸现场的路。

  不出意外的话,这就是抛尸的那个家伙。

  “放大。”陈益开口。

  江晓欣后退暂停画面,将车主脸部信息放大,可惜清晰度比较低,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,是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。

  陈益盯着该男子看了一会,转头道:“刘所,麻烦把截图发给走访人员,有一个筛查依据。”

  刘所长:“好。”

  陈益:“江姐,顺着三轮车来的方向往前查,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发地点。”

  江晓欣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时间来到下午三点,方书瑜打来电话,应该是全面尸检有了结果。

  陈益接通按下免提,放在了桌子上,让所有人都能听到。

  “喂?书瑜。”

  方书瑜:“陈益,结果出来了,死因是双硫仑样反应。”

  “双硫仑样反应?”

  陈益有些意外。

  双硫仑样反应,通俗来讲就是药后再饮酒,导致出现软弱、眩晕、嗜睡、幻觉、头痛、恶心、呕吐、血压下降,甚至休克等不良反应。

  日常生活中比较常见的,就是头孢类药物了。

  吃了头孢不能饮酒,这是大部分人都知道的常识。

  严重者,还会有呼吸困难、心电图改变,直至危及生命。

  “是头孢吗?”陈益询问。

  方书瑜:“是。”

  “死者生前吃过头孢类药物,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喝了大量的酒,外加肝脏胃部基础疾病,这才导致死亡。”

  陈益看向秦飞。

  秦飞连忙道:“死者家属……没提这件事。”

  听到秦飞的声音,方书瑜开口:“我出去问死者家属了,死者在昨晚吃过饭后,确实用了头孢药物,因为死者前段时间因感冒引发了细菌性肺炎。”

  陈益:“这是最终的结果是吗?”

  方书瑜:“是的,没有任何外伤,没有任何中毒迹象。”

  陈益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 电话挂断。

  刘所长递过来一根香烟,说道:“这么快就有了结果,你们法医很专业啊。”

  “如此的话,就是意外?”

  陈益接过香烟,点头道:“大概率是意外。”

  “这个王福江,不知道头孢不能配酒喝的吗?”

  刘所长叹了口气,道:“类似的事情我见过很多,医嘱说几天内不能抽烟不能喝酒,但他们还是照干不误。”

  “干了,也没见出什么事,所以就越来越不在乎了。”

  陈益点燃香烟,道:“这种情况确实很普遍。”

  说话间,刘所长的手机也响了起来。

  “喂?”

  他接通。

  “找到了?行,把人看住!不要多说话!我们马上到。”

  他可不敢让手下贸然去审问,万一还有第二种可能呢?

  知道死者吃了头孢,故意灌酒,企图谋杀?

  谁也不敢保证。

  挂掉电话后,刘所长看向陈益:“陈副支,人找到了,三轮车也找到了,就是镇附近开杂货铺的,和死者是朋友。”

  陈益起身:“走。”

  几人开车来到了杂货铺,已经有穿警服的民警在门口守着,路过的人看到这架势,也不敢进去买东西。

  陈益下车走了进去,看到一名男子正紧张的坐在那里,不停的抽着香烟。

  房间内,还有残余的酒味。

  店铺很大,但货物不多,非常空旷,不远处角落还放着一个折叠餐桌,墙角有空酒瓶子。

  估计老板闲来无事的时候,很喜欢在店里小酌。

  看到有人进来,老板猛地抬头,赶紧站起身,脸上挤出一抹笑容。

  陈益这才开始打量老板,对方连衣服都没换,就是监控里那个人。

  “伱们是……”

  见得对方年轻并且没穿警服,老板迟疑。

  陈益:“市局刑侦支队,老板,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  “刑侦队?”

  老板吓了一跳,连忙开口:“不不不,我没杀人啊,我可什么都没干!”

  陈益神色平静:“这位大哥,我还没问呢。”

  “什么都没干?不对吧,昨天晚上十二点左右,你开三轮车把王福江的尸体扔到了野外,这叫什么都没干?”

  老板一惊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

  面对警察,很多人的心理素质并没有那么强。

  只要做了,警察上门了,马上就会承认,甚至没有勇气去问:你有证据吗?

  这是比较正常的反应,警察对违法犯罪者带有猫对老鼠一般的威慑力。

  “拷上。”

  陈益摆手。

  卓云和秦飞上前。

  老板后退:“等会等会!为什么拷我啊!我又没杀人!”

  陈益淡声道:“不管你有没有杀人,仅凭侮辱尸体罪,你也得吃一年半载的牢饭。”

  法律规定,侮辱尸体罪,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

  判定依据是:主观上故意,明知道是尸体,还进行破坏。

  这家伙把王福江的尸体扔到了野地里,遭到了野狗啃食,这要是发现晚了,后果会更加严重。

  家属知道了,会怎么想?

  “侮辱尸体?”

  老板当即愣在了那里。

  咔嚓!

  秦飞将其控制,手铐卡住了对方的手腕。

  “带回去。”

  陈益说了一句,离开杂货铺来到刘所长这边。

  “刘所,人我先带走了,我们的痕检还要对这里进行勘查,就不耽误你们工作了。”

  刘所长笑着点头:“好,好,辛苦。”

  ……

  市局。

  审讯室。

  杂货铺老板坐在了这里,负责审讯的是秦飞,而陈益站在观察室看着,方书瑜在他身边。

  审讯嫌疑人很锻炼警员的能力,秦飞需要快速成长。

  卓云没有回来,还在乡镇那边带人走访调查,主要是搞清楚杂货铺老板和死者王福江,平时是否有恩怨纠葛。

  重点,是经济上的矛盾。

  两人都五十多岁了,要说结仇的话,因为钱的可能性最大,除非剧情曲折到可以用来当剧本,发生的概率比较小。

  “姓名。”

  审讯室,秦飞开口。

  杂货铺老板低着头生无可恋:“老马。”

  秦飞:“什么??”

  杂货铺老板意识到不对赶紧改口:“马……马承运。”

  秦飞:“年龄。”

  马承运:“五十四岁。”

  秦飞:“昨天晚上八点到十二点,你是否和王福江在一起。”

  马承运:“是。”

  秦飞:“具体说说吧,从见面开始说。”

  马承运叹了口气,道:“昨天晚上我九点多关的门,提前买了点猪头肉准备在店里喝一杯的,这时候王福江提着酒瓶子来敲门,看到我在吃饭,就说请我喝一杯。”

  “我也没在意啊,平时经常在一起喝酒,谁知道他喝着喝着,就倒那了!”

  秦飞:“你先等会,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清楚。”

  “王福江离家的时候已经吃过饭了,他为什么要找你喝酒,是专门买酒找的你吗?”

  马承运回答:“不是,他说心情不好出来逛逛,路过商店的时候买了瓶酒,回来的时候看到我关门了,想着进来看看。”

  秦飞询问:“因为什么心情不好。”

  提及此事,马承运叹道:“还不是因为他儿子啊。”

  “王福江老来得子,连续生了四个终于有个带把的,所以对这个儿子疼爱的很啊。”

  “但他现在都五十多了,儿子还要高考,上大学,结婚生子。”

  “大学得花钱,结婚得花钱,他压力很大,找我喝闷酒。”

  这番话让秦飞沉默了一会,继续问道:“他倒了之后,你做了什么。”

  马承运:“我……我当时吓坏了,王福江当时的样子很吓人啊,浑身抽搐,很快就没动静了。”

  “我本想打120的,上去一探呼吸,死了!”

  “于是……于是我就想着把人扔掉……”

  秦飞皱眉:“人死了你不报警不通知死者家属,只想着扔掉?!”

  马承运无奈:“我也没办法,这要是让人知道王福江死在了我这,就算和我没关系,肯定得让我赔钱。”

  “一条人命值多少钱?我哪赔得起啊!把我小店卖了也赔不起啊!”

  看到这里,观察室的陈益转头:“有没有可能抛尸的时候人还没死?”

  方书瑜道:“不会,就算休克也有微弱的呼吸,除非他撒谎了,或者因为紧张没注意到。”

  陈益又问:“从出现双硫仑样反应到死亡,大概半个小时?”

  方书瑜点头:“没错,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吧,最长一个小时。”

  听到这里,陈益弯腰对着麦克风道:“秦飞,问一下死者倒地时间和抛尸时间,尽量准确。”

  声音传到秦飞耳麦,他立即说道:“他是几点去你杂货铺的?”

  马承运想了想,道:“大概九点多吧。”

  秦飞:“准确时间。”

  马承运:“我记不清了啊,应该不超过九点半。”

  秦飞:“他什么时候倒地的?”

  马承运:“也就喝了……不到一个小时吧,十点半?时间虽然不长但他喝了很多。”

  秦飞:“你几点骑三轮车出的门。”

  马承运:“这个真忘了,估摸着快十二点了吧。”

  秦飞:“中间隔了一个小时?”

  马承运苦着脸:“嗯……”

  这倒也正常,需要时间接受以及抛尸准备。

  秦飞最后问了一句:“你知道他来之前,吃过什么吗?”

  马承运疑惑:“吃过什么?这我哪知道啊。”

  观察室。

  陈益计算了一下时间,道:“等卓云那边的调查结果吧,如果两人没什么仇怨只是普通朋友,而且监控和他说的都能对上,按照侮辱尸体罪处理。”

  小案子过渡,没反转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quge4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quge4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